账号
密码
注册账号需要审核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创业专栏

残疾人创业,扶上马还得送一程

编辑:中国教育品牌网  发布时间:2017-5-8 8:15:08 

5月3日,南京市玄武区世界之窗文化产业园内,南京市首家残疾人创客中心——九洲残疾人创客中心因交不起房租即将被断电封门,无奈停工停产。政策资金扶持不到位,自身障碍限制,市场竞争力弱……残疾人想脱贫致富,创业就业几多艰难?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创业有声有色

尚难“自我造血”

这几天,九洲创客中心负责人朱光俊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去年3月29日,由玄武区残联出面与世界之窗文化产业园签订了3年房屋租赁合同,合同期止于2019年3月28日。第一年房租29万元已由区残联支付,经过近半年装修筹备,去年8月创客中心入驻运营,社会组织自身投入十万元购买空调和机器设备、办公电脑等,还退掉了原先的办公生产场地。

大半年来,创客中心吸纳20多名残疾人就业,其中9人正式就业,每月有2000多元工资,交五险,十多名重度残疾人实现辅助性就业。创客中心排演的南京大屠杀题材话剧《沦陷》首场公演,拍摄的微电影《人生因残疾而美丽》被网络电视台购买,残疾手工艺人制作的布艺品、3D高清瓷器等进驻总统府和中山陵景区售卖……中心还在研发新产品,像瓷器修复项目,可以接酒店外单,修复损坏裂缝的高档餐具。虽然该中心经营得有声有色,但离“自我造血”还有距离。

去年,全省共帮扶建成40个文化创业基地,带动2000多名残疾人就业。但上马容易,要走远、走坚实,还需更多助力。“我们的产品在市场上如何才有竞争力?不能光靠残疾人的特殊‘标签’,公益不等于廉价。残疾人需要培训,掌握市场流行的文创生产、包装、设计等技能,就盼着有人指点迷津。另外,省市残疾人事业‘十三五’规划中都提到,将残疾人辅助性就业服务纳入政府购买服务范围,这也是国际惯例,还望政府购买早落地。”朱光俊说。

量身定制平台

工作赢得尊严

创业难,残疾人创业更难。位于珠江路的南京首馨无声头疗示范店,几乎所有员工都是听障人士,聋哑小伙小杨从南京特教学院毕业后一直没找到工作,参加培训掌握了头疗按摩技能,现在每月有3000元左右的收入。他打着手语告诉记者:“家里困难,父母早盼着我工作养家,我一定好好干!”

该项目列入玄武区2016年社会经济发展目标,目前吸纳10名聋哑人和十多名大龄自闭症患者就业。负责人刘强介绍,他们在全国残疾人职业技能大赛上发现由贵阳市开发的这一就业项目,决定引进让更多聋哑人通过社会企业就业。附近居民对此很欢迎,聋哑人有了固定岗位,在后场洗毛巾、洗床单的自闭症患者每月也有几百元的辅助性就业收入。

“残疾人需要社会化就业,更需要适应他们自身特点的职业平台。”刘强说,残疾人被派去贵阳接受培训,学艺期间包吃住,每月还有300元生活补贴。自筹资金20多万元,玄武区残联扶持三年租金,每年26万元,项目成功上马。虽然第一年有80多万营业额,但除去水电、人工、培训、员工包吃住费用,并无盈利。一年租期已到,后续支持无望,刘强测算,得坚持到年底,口碑上去了、人流量大了,方能盈亏持平。

就业创业脱贫

亟需坚实后盾

说好的三年扶持,为何只支付一年?南京市玄武区残联理事长卢卫东无奈地告诉记者,残联项目经费每一分钱都由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支付,残联每年做项目预算,由财政部门拨付。

为让残疾人更体面地工作、更有尊严地生活,国务院和我省早就明文规定,所有机关、企事业单位和经济组织,应按不低于上年末从业人数的1.5%安排残疾人就业;达不到比例,需缴纳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据地税部门统计,“十二五”期间全省共征收残保金79.03亿元,为残疾人创业就业提供了强大的资金后盾。残保金必须专项用于残疾人就业保障,八部委还发文明确,残疾人创业项目的场地租赁补贴,也是残保金的用途之一。

南京市的残保金十年前就由地税代征,全省统筹使用。近两年,玄武区每年征收残保金1800万-1900万元,全省统筹后区财政留下700万-800万元。去年玄武区残联获区财政拨付600多万元,除全区残疾人帮扶助困的刚性支出,还创新开展了像九洲创客中心、聋哑人集中就业等富民项目。可今年该区残联预算经费一下子压缩到420万元,这两个创业项目的扶持经费被砍掉。

“我们的遭遇并非个案。残疾人集中和辅助性就业,面临人力成本高、场地租金压力大的通病。万事开头难,创业之初,政府‘扶上马、送一程’非常必要。”刘强焦急地说,店里20多位残疾人及其家人刚刚感受到自食其力的尊严,只有坚持下去,才有脱贫希望。

据统计,全省人均年收入低于6000元的残疾人仍有21.8万人,76.28万名残疾人处于就业年龄段。据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我省将把就业脱贫作为一项政治任务来落实,新增实名制残疾人就业1万名、辅助性就业1万名。各地正制定就业计划,建立人员名单,精准破解残疾人就业难题。全年全省还将培训1.2万名残疾人,提高残疾人岗位适应能力。显然,要实现这些目标,还有许多瓶颈要破、很多硬仗要打。 本报记者 唐 悦

相关文章: